看书窝 > 明末之虎 > 第九百五十二章 城墙轰破 奄奄待毙

第九百五十二章 城墙轰破 奄奄待毙

  “好哇,我军虽然牺牲惨重,但要能最终炸开这拉萨内城城墙的话,却还是相当值得的。”嘎木一脸喜悦,厉声下令道:“打出旗语,要他们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炸开这内城城墙,为我军下一步行动,打下坚实基础!”

  “在下得令!”

  在这名士兵急急下去传令之时,嘎木又在后面急急地加了一句:“传令下去,若这两处能成功炸塌内城城墙,可给他们算首功!”

  “得令!”

  有了主将的鼓励与嘉赏,那攻城的一众叛军自是更加踊跃,他们有如野兽一般嚎叫前冲,更加凶猛快速地挖掘盛放爆炸箱的洞穴。

  此时,那负责内城守卫的图鲁拜琥,也从城头看到,有叛军正开始把爆炸箱,小心地放入挖好的洞穴中,并开始点燃火绒,引点爆炸那状如棺材木箱的引火索。

  见到这一幕,图鲁拜琥的脸上,瞬间变了脸色。

  没想到啊!

  原本以为叛军会在接二连三的联合楯车被烧毁的情况下,承受不了伤亡压力而自行退去,却没想到,叛军不惧死伤,发疯了一般的一波又一波地进攻而来,在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代价后,叛军终于挖开城墙,开始装填爆炸木箱,准备炸塌城墙了!

  眼下,再想阻击叛军炸毁这段城墙,看起来,已然不可能了。

  自已唯一能做的,应该是如何尽可能地减少损失了。

  “全体军兵注意,速速离开叛军炸城位置,退至其他地方继续守卫城墙并攻击敌军的楯车,万万要小心城墙垮塌啊!”图鲁拜琥脸色煞白,冲着一众军兵嘶声大吼。

  在他的命令,刚刚传达下去后,那些守军还在纷乱而匆忙地撤开,立刻有两声震耳欲聋的爆炸之声,从南北两处内城城墙响起。

  “砰!”

  “砰!”

  图鲁拜琥只感觉到,自已脚上的城墙,猛的一震,让他难于站稳,几乎摔倒在地。

  大团大团上冲的灰尘,疾速地冲到了他的面门处,呛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接着剧烈咳嗽不止。

  好不容易站稳的图鲁拜琥,透过弥漫堡内的漫天灰尘,吃惊地看到,南北两处城墙上,赫然出现两个皆有五米多宽的巨大豁口!

  一些还未来得及及时躲避的守军军兵,被爆炸的强烈气浪冲击,有如纸片一般摔向空中,随即惨叫着摔落于地,血肉模糊地死去。

  见到这内城城墙,竟然还是被叛军给炸塌了两处,图鲁拜琥的心下,有如刀割一般痛疼,而驻守的上面的守军,则是人人惊惶,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莫名的恐惧之色。

  这时,城下的叛军,传来了巨大的欢呼声,这样野兽一般的欢呼,绵延传去,整个叛军大阵,皆是欢笑吼叫之声,绵叠如雷。

  “哈哈,吾计成矣!”

  嘎木远远地看到守军守备的内城,已被轰塌了两处巨大缺口后,不由得一脸得意,拍手大笑。

  一旁的五世等人,则是一脸兴奋至极的表情,每人双眼中,都闪着贪婪的红光,在他们看来,现在终于出现了这两处巨大缺口的拉萨内城,简直就是一名被叛军彻底扯掉了,最后一层摭羞布的赤.祼美女。

  而嘎木亦是满脸喜色,那张满是横肉的脸上,因为极度的兴奋而变成潮红色,他遥指前方,大声喝道:“传本将之令,着剩余的联合楯车就地放弃,撤回发掘洞穴的军兵。你再速整兵马,从这两边豁口攻入内城,一定要彻底消灭城中的守军守兵,而我军在攻入内城后,要把满城守军全部屠灭,要将这拉萨堡内城,彻底夷为平地!还要将那死不投降的狗贼图鲁拜琥,给我斩为肉酱!”

  五世亦是一脸激动与期盼之色,他大声道:“大王,现在南北两处城墙皆破,图鲁拜琥已是守无可守,破亡在即矣!”

  当图鲁拜琥看到,在南北两处堡墙位置,被以骤然炸塌了两个宽达数丈的豁口时,他的心头,忽地一阵空白。

  这拼死守卫的内城城墙,最终还是被叛军不惜代价地炸开了两个巨大的缺口,导致图鲁拜琥预想的,狙击叛军的蚁附攻城计划,完全地成了泡影。现在的内城守卫,已然到了十分严峻的时刻。

  怎么办?

  现在城墙已然出现在巨大的豁口,自已想要再挡住叛军的进攻,其困难程度,将呈几何级递增。

  而且,现在守军总共只有不到三千的兵马,还大部分都是远程兵力与辅助兵力,想凭这样的一点兵力,来对付城外多达八万余人久经战阵嗜血凶悍的叛军,想守住这已被打出巨大豁口的内城城墙,不让叛军突入城中,其难度几乎难以想象,就是称之为地狱级别,也不为过。

  只是,现在的图鲁拜琥,还能有别的选择吗?

  若是城破,自已再无可退,必死无疑。

  眼下之计,唯有与敌军来个鱼死网破了。

  他略一思考,便迅速下令道:“传我军令,全军速速退下城去,于缺口处架起路障堵住缺口,就地组织防卫。弩兵在前,辅兵在后,务必不得让敌军进入内城!”

  “得令!“

  图鲁拜琥的命令方下,他立刻看到,剩余的叛军楯车,全部被叛军丢弃,那些手持发掘工具的叛军,正以最快的速度撤退而去。

  而在城墙之外,图鲁拜琥又可远远看到,有浩荡到近乎无边无尽的叛军兵马,以铺天盖地之势,正快速冲往南北两处城墙豁口,叛军这股猖狂的气势,好象是无边无尽的汹涌海浪,要把这小小的拉萨内城,一口吞掉一般。

  现在的拉萨内城情势,可谓危险至极。

  图鲁拜琥万般无奈,却也连连下令,利用叛军正冲过来这段时间,守军紧急做了一番防御准备。

  他们将那垮塌的碎石砖块,紧急累叠在豁口处,一边尽把内城中的所有重物,都填堵在豁口的后面。

  尽管所有的人都知道,这样的紧急布防,很可能意义十分有限,但在现在这样紧急的情况下,能抵挡一时便是一时,又如何能考虑太多,毕竟这样的方法,可谓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而很快,图鲁拜琥又远远地看到,原本远远观阵的嘎木,竟也在一阵护卫的簇拥下,纵兵上前,准备好好欣赏下内城陷落的美妙情况了。

  图鲁拜琥迅速地想到,嘎木此举,必定是以亲临战阵之势,大大激励正在大举攻城的叛军兵马士气,使得这些家伙能在自已眼皮底下,更加卖命地攻城。

  嘎木的这般做法,很快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那些正大举向内城进攻的叛军,见到这位头人都亲至阵前,以一种十分接近的模样前来督战,顿时更是倍觉鼓舞,人人愈发勇气百倍,他们发出有如野兽般的嗥叫,纷纷加快步伐,向这内城缺口猛冲而来。

  而叛军的统军主将,那一脸得意之色的嘎木,见到自家军兵气势这般昂扬,心下可谓快意非常,他大声道:“儿郎们!让我们速速攻入城去,去把那些该死的守军全部杀光!本王告诉各位,但有先入城者,可得首功!现在连皇上也在城头督战,各位如何可不奋勇向前,夺取功名富贵乎,还望各位奋力取之!”

  有了统军将领的大力鼓动,四下攻城的叛军更加倍受激励,奋勇异常,很多人一脸激动得通红,双眼中闪如贪恶野狼般的神色。他们有如一群疯狂的野兽,卷起一路狂飚,向拉萨的内城豁口处,发动了惊涛骇浪般的攻势。

  见到四下而来的攻城叛军,有如潮水一般涌来之时,图鲁拜琥咬着牙,沉声喝令道:“叛匪已来攻城了,全体弓箭手注意,预备!放!”

  “嗖嗖嗖嗖!……”

  “噗噗噗……”

  随着隐约可闻的箭矢射入人体的闷响,一声声仿佛不似人类声音的惨叫,连绵而起,令人闻之心悸。

  而让图鲁拜琥感觉揪心的是,在这凌厉一击之下,叛军的死伤人数却是有限,大概只有不到三百人,丧命在激射而去的箭矢之下,远远地没有自已预料般多。

  这是因为,一是因为距离太过遥远,箭矢沿途被凛冽的寒风吹歪的线路,导致攻击威力大减。二则是,那些汹涌攻来的叛军,他们似乎早已料到守城的守军会来这一手一般,最前排的叛军,纷纷拿着盾牌摭掩,一根根激发而出的箭矢,大部分夺夺地射在叛军盾牌上,故无法对这些冲阵的叛军,造成致命的伤害。

  而叛军为了争取尽快拿下这拉萨内城,那些中了箭矢倒地的叛军士兵,根本没有人停下施救,已然陷入了疯狂状态的叛军,把他们的尸体和尚未死透的叛军活活地踩扁,然后继续向内城的豁口狂冲而去。

  见叛军损失有限,又见他们有如丧失了理智一般继续疯狂攻来,城头守军人人惊惧,图鲁拜琥狠狠地咬了咬牙,骂了一句极其难听的脏话,然后扭过头来,对一众正在不停装填的守军弓箭手大喝道:“入他娘的,跟这帮混蛋拼了!各位速速准备好,不要停,继续射!”

  在叛军冲到离内城城墙约八十步的距离时,图鲁拜琥又是一声暴喝:“放!”

  “嗖嗖嗖嗖!……”

  又是一轮箭矢呼啸射出,向越来越近的叛军军兵激射而去。

  “噗噗噗……”

  又是惨叫声连绵而起,疯狂涌来的叛军军兵,被这一轮弓箭手齐射,又是射死了数百人。

  不料,这些进攻的叛军,离内城越近时,就越有一种疯狂到竭斯底里的状态,他们一边用盾牌摭挡着守军激射而来的箭矢,一边并不稍停进攻的脚步,依然吼叫着向前猛冲而去。

  见到叛军的进攻势头,竟如此凶猛难遏,图鲁拜琥心下极其纠结而紧张。

  怎么办?

  叛军进攻的势头如此凶猛,如果自已不能及时采取措施的话,图鲁拜琥可以肯定,在如此敌众我寡,城防已破又外无援军的情况下,这内城被叛军夺占,全体守军就此覆灭,只怕只会是时间问题罢了。

  心下极度彷徨迷茫的图鲁拜琥,这时复遥遥看到,远处的那叛军头人嘎木,正在一众护卫的簇拥下,指手划脚地观战,一副猖狂不可一世的小人做派。

  图鲁拜琥可以想见,现在端坐城头观看战局的嘎木,心头该是怎么样的得意。

  是啊,守军已然技穷,自已的军队势气又这般旺盛,这拉萨内城,几乎是一个被三个指头捏定的螺蛳一般,已是毫无问题须臾可下,见到这样情况几乎一边倒的状态,他如何能不得意。

  图鲁拜琥久久地凝视着端坐在西面城墙上的嘎木,仿佛能在心中看到,嘎木那满是喜悦,横肉直颤的油脸。

  他猜得没错,现在的嘎木,确是内心极其喜悦,几难自禁。

  “图鲁拜琥,你这厮不识抬举,非要与我军对抗到底,现在这般局面,真真咎于自取。这下,朕就要让你好好尝尝我军的铁拳,是何滋味!”心中的皇太极,一脸得意洋洋的模样,对图鲁拜琥厉声喝道。

  图鲁拜琥的心下,忽然涌起难以名状的痛苦。

  虽然自已从不怕死,但真要面对这无可摆脱的必死之局,他的心下,还是有如刀割一般地痛疼。

  要知道,这些犹然血战的守军兄弟,跟随自已征战了十余年,难道说,他们真的要在这绝境之处,就这样彻底走向消亡了么?

  不,不要!

  图鲁拜琥钢牙紧咬,格格作响,他的心下,可以说,是有一万个不甘。

  只是,现在的自已,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在他陷入痛苦与绝望之际,远处的叛军头人嘎木,又是怒吼着下令:“全军听令!现在守军已然近在眼前,全军将士休辞劳苦,莫怕牺牲,要速速上攻,与其绞杀在一处,让其再无法射箭。一定要把这帮该死的家伙,给本王全部统统杀光!”

  “得令!”

  :。:

看过《明末之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