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窝 >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原因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原因

  然而,它再快,也快不过气功弹。

  耀目的光球后发先至,只一个呼吸间,就到了沙蟒的近前。

  随后,轰隆一声炸响。

  尘土飞扬,血肉四散。

  不待尘沙散尽,沙蟒巨大的身体就已重重摔在沙里。

  没有消失,就意味着没有死亡。

  “它可真行”我不得不感叹道:“吃了你一记气功弹,竟还没有当场死翘翘。”

  凤凰也有些懊恼,鼓着腮帮,捂着脑袋,蹲在一旁生闷气。

  “看”一旁的尤拉,惊讶道:“它还在动!”

  “什么!”我心中一惊,猛抬起头,望向沙蟒的方向。

  就见一颗硕大残破的蛇头,耷拉着鲜红的信子,费劲儿的向前蠕动着,好像将死的毛虫。

  令我惊奇的是,蛇头在不断向前蠕动,可它的身体,为何一寸也没有前移?

  难道说......

  我睁大了双目,紧紧盯着蛇头的后面。

  果然,在硕大蛇头的后面,我只看到了不到一米长的蛇躯。

  蛇躯的末端,是一个断面,参差不齐的烂肉与泊泊不停流的血液,集合成了一幅残忍凄惨的模样。

  “别郁闷了”我伸手,轻拍凤凰头顶,道:“不是气功弹威力不足,只是沙蟒生命力太强,这都被炸成两截了,还顽强的活着呢。”

  凤凰看了我一眼,撇过头,继续生闷气。

  我哭笑不得,这丫头,还真是副倔脾气。

  尤拉举起魔法杖,对准远处蠕动的头颅,吟唱起咒语来,片刻后,数支羽箭凭空生出,悬于杖头,她低喝一声:“去!”

  羽箭划出一道道白光,激射而出,狠狠刺进了沙蟒的头颅,将它插成了刺猬。

  几次痉挛过后,硕大的沙蟒头颅,以及其后不到一米的蛇躯,化作了黑灰,消散在茫茫沙地之中。

  剩下的大半截无头蛇躯,仍旧不断颤动着,手指粗细的蛇尾尖,还在不断左右摇摆。

  远处几支冒险家小队,只是淡淡扫了眼我们这边的战况,就继续与沙蟒展开战斗。

  精灵冒险家有个特点,就是刷怪的时候习惯划区域,每个小队一片区域,清理干净后再去寻找其他没有冒险家的区域。

  每两个小队之间几乎并无任何交集,除非某支小队明确发出求救信号,或联合信号外,一般情况下,其他小队是很少多管闲事的。

  当然,也不是没有特殊情况,譬如在确定某支小队身陷险境,倘若不出手援救,就会团灭身死的话,其他冒险家小队也是会主动集合到一处,施以援手的。

  但相对来说,在月光城,这种情况极其罕见。

  之前我被沙蟒勾住,并在半空中甩来甩去的时候,我看到有数支小队的成员停下动作,转向我,仔细观察我的情况。

  随着白云英几记风刃过后,我被沙蟒甩开,落在沙地上被戈多施救的时候,我又瞅了下远处,那些犹豫着是否要施以援手的小队,也都收敛了目光,继续专心致志对阵沙蟒。

  此时,沙蟒被干掉了,他们就更无心理会我这个脱离危险的冒险家了。

  而这,恰恰是我想要的结果。

  我之前还一直纠结,要是精灵小队的成员冒然过来帮忙的话该怎么办。

  要知道,我可是外族长老,可是月光城人尽皆知的名人,如果被我的子民们看到现在这副狼狈虚弱的样子,还不定会有什么样的传言流传坊间呢!

  名誉这东西我虽然并不看重,但坏的名誉总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自摔落在地后,我的心就一直提着,不断在心里念叨着:千万不要被外人看到,千万不要被外人看到。

  还好,并没有人过来探问帮忙,也省去了我不少麻烦。

  摸出怀表,看了眼时间,已经过去半个钟头,按时间算,戈多现在应该已经回了家,现在只求接下来半个钟头里不要有哪支冒险家小队从传送门那边进来。

  心里不断祈祷,同时支起上半身,观察腿上通透的窟窿。

  左腿上窟窿的边缘十分整齐光滑,上面的肌肉纹理与断裂的血管,正在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愈合,还有缺失的那断腿骨,也在以微不可查的速度生长着。

  随着新肉的生长,肌肉断层仍会不断涌出鲜血,但却已经不怎么疼了。

  其实并非伤处失去了知觉,或是淡化了疼痛,而是我已经麻木了。

  一味体会钻心彻骨的痛楚之后,我对疼痛的免疫力再度提升了一大截。

  又过去二十几分钟,我有些累了,凤凰很贴心的半跪在地上,让我枕着她的大腿休息。

  感受着温暖柔软,嗅着淡淡的处子幽香,我感觉十分惬意。

  就在这时,几个声音自传送门方向传来,我悚然睁眼,朝传送门一望,只见一队精灵冒险家,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其中数人,恰与我对视上。

  “呃......”

  一瞬间,我感觉相当尴尬。

  几个冒险家也似乎察觉到我的态度,他们略略打量下我,又瞥了眼我遭受重创的左腿,之后慌忙将目光移开,快步朝背离我们的方向赶去。

  靠,千不想万不想,还是被人给瞧个正着,真特娘的郁闷!

  我低声暗骂一句。

  与此同时,传送门处,再度钻出两人,一少一老,少的是戈多,老的是泰勒。

  “我去,您二位就不能再早来个三两分钟吗!”

  我一脸郁闷。

  “混小子,你怎么说话吗!”泰勒拎着酒瓶,叱道:“我们可是一路马不停蹄的往这赶,中途连歇口气的功夫都没有!”

  见老爷子气势汹汹的态度,以及他老人家鬓角挂着的汗珠,我深叹口气,道:“抱歉,老伙计,我只是心情不好,无心之语,还望原谅。”

  泰勒倒也没有太多计较,他快步过来,蹲下,检查下伤处,便道:“难怪你说愈合的慢,这里,还有这里,这许多处都还有毒素黏在上面,怎么可能愈合的快?”

  “毒素?”我不解道:“老伙计,你也知道,我的身体是免疫毒素的,怎么可能会有毒素对我产生作用?”

  泰勒一边着手处理伤处,一边缓缓道:“你只是因为黑红色杀意灌体,能够将致命毒素轻易杀死罢了,但你现在的状态和断肢重生差不多,重生的骨肉还没来得及被杀意灌体,根本无法免疫沙蟒的毒素,而沙蟒毒素里有一种特殊效果,就是抑制血肉再生速度,所以呢,你的断腿才会重生的这么慢,嘿,就跟蜗牛爬似的。”

看过《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