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窝 >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 第二千七百五十八章 痊愈

第二千七百五十八章 痊愈

  一年光阴,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几乎不算什么,但对于每天都要面对昏迷不醒的唯一血亲的园田舞长老来说,简直就像身处地狱般煎熬。

  “我宁可蓓蓓像小公主那般桀骜不驯......”

  园田舞长老哽咽道。

  这话大概是出自她真心吧,但倘若蓓蓓真如阿娜蕾塔小公主,又或者蕾米小公主那般桀骜不驯的话,说不定园田舞长老会气的把蓓蓓屁股打肿,甚至赌咒发誓,宁愿蓓蓓昏迷一年,也不愿变成这样。

  我想我猜的没错,人类就是这么一种矛盾集合体。

  “最长一年时间的昏迷,却能换来一个血脉力量被激活的强大存在,这代价无论怎么看都值得。”

  泰勒睨了园田舞长老一眼,悠悠道。

  园田舞长老面露窘态,尴尬的转过脸。

  果然,两相比较之下,她更渴望蓓蓓能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

  只是看她此刻的眼神,似乎仍对最长一年的昏迷时间耿耿于怀,这是希望泰勒能够超常发挥,创造奇迹,立刻唤醒正处于沉睡状态之中的蓓蓓啊!

  人呐,不能太贪心,贪心容易迷失方向。

  就拿心性很坚强的园田舞长老来说,自从眼神中流露出期待蓓蓓迅速苏醒的渴望,她看向泰勒的目光中就少了几分感激。

  也不想想,要是没有泰勒,蓓蓓最多再活俩月,等俩月之后,园田舞长老就只能对着蓓蓓的遗体,也有可能是小坟包流尽老泪了。

  ......

  费了好大力气,泰勒总算完成了对蓓蓓的最后一轮治疗。

  眼见着蓓蓓惨白的小脸儿恢复了红润,园田舞长老又又又又一次喜极而泣,不过也只流了几滴答眼泪,就干打雷不下雨了。

  真难为这位老奶奶了,一天时间里,竟然流了大约摸小半盆眼泪。

  泰勒站起身,晃了晃老胳膊老腿,扭了扭发硬的老腰,有咔吧咔吧声从腰间骨锥处响起,直到此时,老爷子方才松了口气,满脸都是舒坦的表情。

  揉了揉脖子,泰勒对园田舞长老道:“该治的都治好了,剩下的就靠你照顾了。”

  园田舞长老站起身来,郑重的道了声谢,然后拍拍手,自有侍者端着个盘子进屋来,奉到老爷子跟前。

  将上面的红色锦布掀起,下面竟是黄橙橙一堆金子。

  我登时眼皮一跳,心道:“竟然是黄金?这也太抠门了吧!要是换成精金倒还说得过去。”

  我满是腹诽,而泰勒老爷子反倒毫无不满之意,微笑着点点头,拿起一锭黄金,揣入兜中,随后拱手一礼,带着我离开了府邸。

  路上,我一脸纳闷:“为啥您只拿一锭黄金?”

  泰勒嘴角一勾,淡淡道:“我缺钱吗?”

  “不缺。”

  “这不就得了”泰勒道:“既然我不缺钱,又何必拿太多?反正意思意思就行,一锭足矣。”

  “唉”我叹了口气,道:“园田舞长老有点忒抠门,救了她唯一的孙女儿的命,却只奉上一盘黄金,要我说,起码得换成精金才够意思。”

  “精金?”泰勒呵呵一笑,道:“你小子想太多了,遍观和风大陆,敢这么说话的,也敢这么做事儿的,加起来不超过一巴掌。”

  “哈?真的?我读书少,您可别逗我!”

  “还能骗你不成?”泰勒道:“除了你,杜威大师,矮人王,地精王以外,我还真没听说有哪个人敢把精金当货币使用。”

  “这是为啥?”我不解道。

  “精金是和风大陆最稀少的炼金材料,是唯一能够大幅度提高炼金产物品质的金属矿石,许多国家甚至把精金当做了国家资源,任何随意买卖精金的人,都将受到制裁......哦,忘记说了,这条律法对你是无效的。”

  听到这儿,我眉头一皱:“嗯?为啥对我无效?”

  “因为你是杜威大师的义子,矮人王的女婿,地精王的侄子,和风大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精金矿,都是你家的,拿自己家的东西做买卖,没人会把你怎么样,相反,他们会把你捧着,供着,只为从你手里获取更多的精金资源。”

  我咧嘴一笑,还有点小得意。

  老爷子见状,撇了撇嘴,却没有斥责我。

  回到家,家里没人,只有火焰龙息塞仑正躺沙发上看报纸。

  “问你个事儿”我一把将报纸夺了来,一边问道:“你懂虫语不?”

  “不懂”塞仑想也没想,直接否定道,随后振翅而起,朝我飞来,想重新夺回报纸。

  “没和你恶作剧”一抬手把他扒拉开,我严肃道:“我有急事,需要找懂虫语的才行!你到底懂不懂虫语?”

  塞仑从地上爬起,蔫蔫的重新爬回沙发,打了个呵气,吐了个火花,道:“你觉得我像懂虫语的样子吗?”

  “呃......”想了会儿,我摇摇头:“不像。”

  “睿智!”他打了个响指:“我是龙,暂居你家的龙,只要懂龙族语言与人类语言就行,虫语关我屁事?”

  咦?他说得好有道理。

  我将报纸递还给塞仑,同时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还得找戈多,整个公会,救他懂虫语。”

  正打算往地下城走,突然身后就响起塞仑的声音:“你要干什么?为何非得找懂虫语的不可?”

  停下脚步,我转过身,将黄金蜂的事情说与他听。

  半晌之后,塞仑放下报纸,道:“走吧,我跟你们去一趟。”

  “你又不懂虫语,去哪儿干嘛?”

  “我是不懂虫语”塞仑道:“但龙族有懂的啊,而且为数还不少,只要找他们附我身,一切问题不都迎刃而解了吗?”

  嘿呦喂,我咋把这事儿忘了呢!

  高兴之余,我不禁凑到近前,各种夸赞塞仑。

  塞仑哼哼两声,道:“行了,别搞这些虚头巴脑的,要感谢我,就拿出点实际东西来,比如说黄金蜂蜜。”

  “没问题,我可以和黄金蜂沟通,拿走毁掉的蜂巢里的一点蜂蜜,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

  言罢,我和泰勒在前带路,塞仑则扇呼着翅膀紧随我们后。

  两人一龙,再次踏足精灵之森。

看过《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