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窝 > 凤求凰之医妃难求 > 满月(1)
  他好不容易趁着青萧没有准备的时候突袭所得的这么方寸之地,竟然就要这般拱手送还?他这不就是相当于无功而返,奔波劳累忙碌了几个月,结果却除了损失不少兵马粮草,寸功未见!

  不。

  不是寸功未见这么简单。

  这是他的过!

  退兵的号角在暗夜里响起,北戎本就溃不成军的将士们纷纷跟着拓跋烨撤退,不远处的萧景御和顾靖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赢了。

  苏瀚尧阻击在退路,却并未尽全力,只是耗掉了北戎这些残兵败将近三分之一的兵马之后,放他们离开了。

  随后苏瀚尧和莫骁墨风率兵在它们身后追击,不紧不慢,也不曾紧逼,直到北戎的最后一个将士踏出原本青萧和北戎的边境线,苏瀚尧他们才停下了脚步。

  萧景御和顾靖策马而来,看着朝北戎境内撤退的大军,神色冷然。

  “王爷为何不斩草除根?”

  “不杀他,是因为他还有用。”

  拓跋烨,呼延劭,都是他的仇人,他怎么可能放过他们?

  现在不杀他们,只是因为时机未到,仅此而已。

  用他们捡来的小命换一些利益,然后他随时都能向他们讨债,何乐而不为呢。

  顾靖不知道萧景御打的是什么主意,但是靖王手中兵权可节制青萧大将军一下全部将领,顾靖自然也不出其外,因为绝不会去反对萧景御的决定。

  这一战赢得痛快,回了营,听闻他们扣下了呼延峦,并且抓住了内奸宁威将军一事。

  萧景御今晚心情好,所以并不打算直接处置他们,打算多晾他们几天。

  正好,趁这几天的时间好好的想想,他能从北戎身上薅下多少羊毛来。

  反倒是顾靖的脸色很不好。

  因为这个宁威将军,是他手底下的人!

  顾靖砍了他的心都有了!

  “为什么?!”猩红的眼睛狠狠的盯着宁威将军,顾靖浑身怒气直翻。

  宁威将军看了顾靖一眼,心中苦涩难言。

  他该怎么说?

  跟他们说他是被逼的?

  说他是被胁迫的?

  说他有个不孝的儿子,为了一个北戎女子,便能威胁他这个做爹的?

  说那个北戎女子,是拓跋烨的棋子?!

  怎么说都是为自己开脱。

  他叛国是事实啊。

  这么一想,宁威将军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死寂的气息。

  他不欲多说,顾靖也不能强迫他说,只是觉得很失望。

  翌日一早,顾靖去看望已经醒来近半个月的顾翌晨,见他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顾靖才放下心来。

  这时,顾言倾的家书也到了。

  别问为何明明她的家书比墨雷送来的要晚,却比墨雷的那封要先到了。

  因为这一路上为了送信,顾言倾的人几乎没有休息,跑死了三匹马!

  一路风尘颠簸,这才一早把信送到了顾靖的手上。

  萧景御知道顾靖拿到了家书,又知道是顾言倾写的,眼巴巴的看着送信的人。

  就没有他的么?

  送信之人一脸茫然,靖王看着他做什么?

  顾靖笑呵呵的拆了信,看了又看,又把信递给了顾翌晨,两个人脸上的笑如出一辙,乐开花儿了。

  萧景御黑着脸看着他们手上的信。

  有什么好事儿,就不能让他也乐呵乐呵?

  那是他媳妇儿!

  是他的夫人!

  顾翌晨见萧景御不善的脸色,轻轻一笑,把信折起来放好。

  报喜的信,王府的管家肯定会给王爷送的,所以这一封,他看不看,真的无所谓。

  只是晚一点知道而已,没什么大事。

  萧景御看见顾翌晨的动作,脸色直接黑了。

  “顾将军,信中所言何事?”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大舅子多了就是不好!

  可他头顶上两个岳父,三个大舅子,还有一个小舅子!

  这种感觉,真是差劲。

  “过段时间,王爷就知道了。”

  顾翌晨故作神秘,死活都不给萧景御看信,顾靖也一脸正直的看着萧景御,目光还带着警告。

  他儿子还伤着呢,他不要乱来啊!

  萧景御憋屈的吐血,恨恨的出了营帐。

  现在不给他看,难不成他不会偷么,等晚上。。。。。。

  不对!

  幽云十三骑晚上把他的营帐盯得死死的,他进不去啊!

  过分了!

  萧景御怒气冲冲的回了帐。

  然而不到一天时间,王府的信就送到了靖王殿下的手中。

  信中简单的几句话,并没有太多的修饰或者是其他,只是墨雷公事公办的禀告而已。

  萧景御这才笑了出来。

  他媳妇儿生了,还是个儿子。

  嗯。。。。。。嗯?

  儿子?

  怎么不是女儿?

  要儿子干什么?

  打不能打骂不能骂,这不是生出来给他添乱么?

  顾言倾要是在这里,一定会气的和萧景御打起来。

  她好不容易生下来的儿子,怎么能让他打让他骂?只怕他敢动手,顾言倾就敢晾他好几天。

  当萧景御满脸堆笑的嘚瑟地走出去的时候,所有人都发现了,一向严肃而没什么表情的靖王爷竟然也会笑?!

  顾靖倒是能猜到萧景御是为何这般,只是暗暗摇头,也不去说破。

  女儿能有个好归宿,夫妻和睦,家庭美满,这不就是他最想看到的么。

  还好,萧景御算是个好丈夫。

  嗯。

  勉强算吧。

  然而当萧景御堆着笑出现在顾翌晨床前的时候,顾靖忍不住了。

  这表情,实在是太欠抽了!

  于是靖王殿下的岳父泰山顾大将军一脸笑呵呵的很好脾气的把咱们的靖王殿下请到了中军大帐。

  漠北和北戎的战事,那些捷报奏折一向是顾靖写了发出去的,然而现在,顾大将军准备撂挑子了。

  于是靖王殿下眼睁睁的看着明明无疾却一副心口疼的模样的顾大将军,就这般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了,自己则是坐在案牍前,手中握笔,咬牙切齿,一肚子的闷气。

  因为媳妇儿生了孩子自己当爹的喜悦之情,瞬间消散无踪。

  当然,这些原本应该属于顾靖的活儿,理所当然的就全部落在了萧景御的身上。

  倾城阁里被强制性的禁止出门的顾言倾坐在榻上,手边的案上还有一个绣绷子,红衣和黄衣锦绣她们都围在一起,一人手里拿着一份针线,各自在绣着各自手里的东西,时不时还说说笑笑,很是安宁。

  一个月的时间不长,却也不短,顾言倾刚出月子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了好几桶水把自己洗洗涮涮过了三四遍。

  这段日子对她的折磨最深的倒不是不能出门,而是不能洗澡,她的洁癖是非常之严重的,平日里也几乎是每日都要沐浴的。

  榻边一个小小的摇篮里,小小的婴孩儿睡的很是舒坦。

  虽然已经是盛夏,外边也很是炎热,但是屋里也放了冰盆,门窗也都大开,时不时的还有风吹来,也就不觉得热了,反而多了几分惬意。

  顾言倾初为人母,却已经能够体会到做母亲的那份慈母之心。

  为母则刚。

  所以前世母亲才会在遇难之时还把弟弟紧紧地抱在怀里,不是害怕,而是想要保护他,给他一份生的希望。

  只可惜,上天不曾垂怜母亲的期望。

  看着摇篮里的儿子,顾言倾觉得自己颇为圆满,便是脸上都不自觉的就带上了温柔的笑意。

  只是不多时,睡中的孩子突然毫无征兆的哭了出来,顾言倾忙把他抱了出来:“麟儿应该是饿了,去叫乳母来。”

  “是。”

  麟儿,是顾言倾给他取的小名,至于大名,反正也不着急,过不了多久,萧景御便是不回来,家书应该也快到了。

  只是顾言倾失望了,萧景御虽然寄了家书回来,但是,却连孩子名字的只字片语都没有提及!

  顾言倾有些恼他了。

  哪有他这么做爹的?

  自己儿子不自己取名字,他打算让谁取?

  还是说他根本就不记得这回事儿了?

  乳母把麟儿抱去喂饱了便送了回来,顾言倾一向不支持由乳母带孩子,她还是希望能够自己带那就尽量自己带。

  “主子,慕容公子和绿衣来了。”

  顾言倾脸上露出一抹喜色:“快请他们进来。”

  “是。”

  慕容清风和绿衣是带着慕容灏均一起来的,毕竟府上也只有他们两个人,都出门了就没人带孩子了。

  “这日子过得不错的。外边的人都急死了,你这还半点不见着急。”慕容清风笑着走进来,锦绣她们便放下手里的东西忙收拾了一下,留下空间给他们说话,自己则围在了慕容灏均的身边,一个个的眼里都是欢喜,好似这是她们的孩子似的。

  不过也不能怪她们这般欢喜的,绿衣本就和她们是好姐妹,如今姐妹嫁了良人,连孩子都有了,她们自然也跟着高兴,虽然这孩子都快一岁了。

  “偷得浮生半日闲,有何不好?你们坐。”顾言倾手中正在缝制的小衣服也放下了,笑着看他们揶揄她。

  “麟儿的满月宴,帖子前天就发出去了,但是能来多少人,我还真没数。”

  “你这特意往后挪一天办,是为何?”

  顾言倾淡淡的摇了摇头:“等一个人。”

  慕容清风不解,有什么人能让她这么等的?难道是靖王要回来了?

  这么想着,也就问了出来。

  顾言倾摇头轻笑:“北边儿的战事未定,他怎么可能回来。我倒是希望他能回来。”

  “那你这是,等谁呢?”

  “等我父亲啊。”

  这样有意义的一个日子,她还是很希望父亲能够参与的。

  “你也说了,北边的战事还没停呢,你爹怎么可能这时候回来啊。”

  顾言倾白了他一眼:“我有两个爹。”

  慕容清风恍然大悟。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顾言倾心里却没底。

  能不能等得到顾修寒回来,她还真是不敢打包票的。

  就她爹那个性子,还真没几个人能摸得准,吃得透的。虽然血卫传了消息给他,但是具体的情况她是最没把握的那一个。

  顾氏一族她虽然早就知道,但也仅限于知道,对于它具体的位置,是什么情况,她统统不了解,自然也不知道顾修寒如今的情况是如何的。

  他能回来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但是如果回不来,她也能够理解。

  翌日一早,靖王府关闭多时的大门打开了,府里也热闹了起来,这可以说王府是自萧景御和顾言倾成亲之后最为热闹的一天了。

  这一日,阖府上下的丫鬟婆子几乎是有志一同换上了喜气的衣服,要么是红色的,要么是粉色的,便是府上的侍卫小厮也都把那一身的黑衣和银铠换了下来,只是看着就让人觉得喜庆。

  不仅如此,府上很多地方都换了红色,甚至还有几个红灯笼,这满月过的,就像过年似的。不过喜庆一些也是极好的,算是讨个吉利。

  然而一大早就忙了起来的顾言倾却觉得很是遗憾。

  作为儿子爹的萧景御回不来,作为外公顾靖也回不来,同样的,作为舅舅的顾翌晨也一样没办法回来。这也就算了,战事所迫,她自然是理解的。可直到早上,她也没收到顾修寒的音信,自然也知道,她爹只怕是今天没办法回来了。

  好在自己是有心理准备的,所以也只是这样惆怅一会,便歇了这个心思。

  来得最早的自然是将军府和慕容府的人,几人几乎是一前一后到的,他们到的比较早,几乎是天大亮没多久就到了。

  顾言倾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他们未免也太急切了些吧?

  洛依抱着还在睡梦之中心儿,至于稍大一些的宁儿则是顾惟明抱着的,至于慕容灏均则是被慕容清风抱在怀里的,美其名曰,这小子越来越沉了,怕累坏了绿衣,实际上慕容公子看他儿子不顺眼很久了,因为只要他醒着,就几乎霸占了他媳妇儿!

  自打看见顾惟明和洛依的一双儿女,尤其是心儿,慕容公子心里就跟挠痒痒似的,迫切的想要个闺女啊,可奈何这臭小子百般使坏,以至于到现在他的女儿在哪儿都不知道呢。

  这会儿看见心儿,慕容清风眼馋啊,把慕容灏均放下就把心儿抱了过来,然后就不愿意撒手了,让顾惟明很是不悦,一场争夺女儿的眼神之战就这样展开,但是却没几个人注意到他们,因为大家的注意力几乎都放在了穿的一身喜气的麟儿身上了。

看过《凤求凰之医妃难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