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窝 > 仙宫 > 第三百九十二章 屋内长谈

第三百九十二章 屋内长谈

  第三百九十二章屋内长谈

  “这一切我也不甚清楚,或是那无日宗宗主当真是手段高明,先前家师曾提及过,放眼普天之下,能算的上敌手的,也是只有这无日宗宗主了。”刘子毅语气一缓,也是摇了摇头,微微叹道。

  “不过我最近也是听闻了叶道友的光辉事迹,居然冒天下之大不韪,跟全天下的各大宗门结怨,也是幸好凌天宗没有参加那讨伐上清教之事,否则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对待叶道友了。”

  那刘子毅话锋一转,提及了先前叶天在上清教得罪了全天下各大门派之事,言语之中颇有指责叶天的意思,叶天所做的事情,足以让他在修仙界寸步难行。

  “哈哈,刘道友这话可就说的过了,那些门派皆是贪慕虚荣,落井下石之辈,为了窃取上清教的撼灵神木才结成所谓的联军,污蔑上清教勾结无日宗,我也只是略施惩戒,消磨一下这些门派的锐气。”叶天听了刘子毅的话,很是不以为然,但还是平静的回答道。

  “叶道友所言也并非不属实,我原本一心学习治世之法,却发现最后难以成行,才一心求道,而这修道的修炼者,本就是仙凡有别,世俗之事,就当去让世俗之人去处理。那些修道门派强行插手管理世俗之事,本就有驳求仙问道的本意。”刘子毅说道此处,不自觉看了一眼叶天的脸色,略作停顿,才继续说道。

  “但是无论是那无日宗,跟上清教,还是缥缈宗等门派,却都是贪恋世俗事物,所以才能争执不断。我凌天宗之所以能傲视天下,称为天下第一大派,就是从来只醉心于修行,甚少理会一切世俗凡事,就比如许多修道之人极为推崇的仙缘大会,我凌天宗弟子是向来不会去参加的。”刘子毅说道自己的门派的威名之后,脸上平生出一股自豪之色。

  “正所谓人各有志,有些事情是勉强不来的,不过刘道友能够理解,就是再好不过之事,对了,刘道友,眼下应该如何处理那些血月教的教徒?”叶天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话锋一转,开口问道。

  “那些血月教教徒只是人多势众,修为却大多平平无奇,我本是追寻猎杀那千足地龙而来,不过令我却没有曾想到是,这北方却是如此不太平,除了那些血月教的教徒,还有不少准备猎杀那千足地龙的修士,也紧随而至。不过那屠灭天青部落的元凶,才是最让人忌惮的。”刘子毅说到这里的时候,眉目紧缩,脸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莫不成刘道友你知晓那屠灭天青部落的邪派修士的来历?”叶天想到之前在天青部落的诡异景象,当下开口问道。

  “叶道友,你可曾听过鬼道人这个名号?”刘子毅反问道。

  “鬼道人,我听过此人的名声,好像不是很好。”

  叶天先前在上清教的时候,对鬼道人这个名字也是有所耳闻的。那刘子毅如此表情,皆是因为那个鬼道人乃是凌天宗的叛教长老,声名狼藉,

  那“盘余”周围变成了一片荒芜的鬼蜮,也是少不了鬼道人在旁推波助澜,因为燕国退守“盘余”的后方之地,那里成了三不管的地带,那鬼道人就在那里修炼邪功,直至数年前鬼术有所大成,才从“盘余”周围消失踪迹。

  那刘子毅本就已经是结丹初期的修为,身上还带神兵法宝,依旧对那鬼道人如此忌惮,如此想来,那鬼道人的实力恐怕不在那血月教教主之下。

  “叶道友想来也是有所耳闻,那鬼道人本是我凌天宗长老,但却偷学本派禁忌之术,修炼那巫蛊鬼术,所以才号称鬼道人。原本他已经销声匿迹多年,不想却是躲在这北方之地,继续作恶。”刘子毅面露苦涩的说道。

  “刘道友,那鬼道人既然是贵派的前长老,想必修为必然高深,若是刘道友要去杀那鬼道人,不妨邀请在下一同前往,在下虽然修为不高,但还勉强能提供一些助力。”叶天在刘子毅道明了鬼道人就是屠灭天青部落的凶手后,就决定想办法跟这刘子毅占到一道了。

  “叶道友言重了,诛杀鬼道人之事,本就是每个凌天宗弟子分内之事,掌门说过,谁能诛杀那鬼道人,就可接长老之位。此行下山我师父专门将其佩剑天火神剑赐予,这天火神剑乃是世间罕见的法宝,虽说不能天克那鬼道人的巫蛊鬼术,但若是真的相斗起来,这天火神剑还是能占据优势的。”刘子毅掏出了腰间的那柄宝剑来,满是信心的说道。

  叶天第一眼见到这柄长剑时,就知其来历不凡,而这刘子毅自己修为本就是结丹初期,他的师父的修为更是高深莫测了,保不准就是个元婴期了。

  一个元婴期境界之人的法宝佩剑,想来必是当世罕见,威力惊人的。而在那地宫之中,刘子毅只不过是空手一挥,就把数丈之外的虫子烧成了灰烬。

  “刘道友有如此信心,自是再好不过,不知刘道友接下来有何打算?”叶天继续问道。

  “那千足地龙一时半会儿不会现身地面,我本就要在此守株待兔,既然叶道友正好在此,一切也正如叶道友所说,也算我能平白得个助力。”刘子毅看了叶天一眼,正中的说道。

  听到刘子毅如此说道,叶天有些悬着的心也是放下,他心中早就想的透彻,这北方之地既然如此不太平,他就摆明了态度要拉刘子毅上自己的这艘贼船的。

  而眼下既然血月教跟燕国双方的各个门派都想要找自己的茬子,眼前这个刘子毅结丹期修为的大腿就是不抱白不抱了。

  结丹期的神识,叶天方才已经见识过了,有了如此帮助,想来遇上强敌,就算不敌,也能提前预警逃离。

  单凭一个刘子毅,就能轻易帮叶天解决掉诸多麻烦。

  即便是那血月教教主或是那鬼道人亲自前来,叶天自信跟刘子毅二人联手,还是大有希望击败这二人的,除非是那无日宗的宗主亲自出马,否则自己是断然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屋外的风雪,依旧不停。

  多数时间,刘子毅都在木屋内闭目打坐,刘子毅的玄门阵火之术,让屋内不仅炉火旺盛,还直接引燃了另外两处火把,整个屋内的气温也是高了许多,叶天不必耗费灵力抵御寒冷了。

  不过这刘子毅显然不是为了提高屋内温度才点燃火把的,因为他修炼的凌天宗功法,在每日练功提高修为的时候,极其依靠五行之力。

  这北方之地本就荒芜,虽然偶尔山间长有天青草,灵气却并不是十分充裕。

  而这整个木屋之内,所有摆设家具尽是木制品,虽然五行中木生火,在此练功也算是十分得益,但是无奈之满天大雪,让着木屋外层又附加上了一层雪,整个屋子内的五行相性大打折扣,所以刘子毅就只能在外面伐了两颗巨大的树木回来,在木屋内用功法多生起两片柴火堆来。

  不过最近山间跟地面却传来了巨大震动,正如刘子毅所料,那千足地龙果然在此处活动。

  那只千足地龙在底下的活动的愈发频繁,引发了剧烈的地面震动,若是没有灵力支撑,这间小木屋怕是早就要轰然倒塌的。

  除了整日闭目打坐的刘子毅,陪伴着叶天只有那只已经不听从叶天命令的寻宝鼠,先前在上清教被叶天擒获之后,叶天将把其牢牢控制住,不让这寻宝鼠再有任何逃跑的机会。

  而让叶天觉得奇怪的是,自从那日这寻宝鼠吃了那上清教掌教真人闭关洞府的丹药之后,它就未再进食过,不过它的肚子却是一直圆鼓鼓,没有丝毫变化,似乎那些丹药让它有些难以消化。

  不过那寻宝鼠却是行动如常,毫无任何异样。

  因为准备的不够充分,叶天先前带的几枚辟谷丹,已经被其吃完,眼下只能用天青草熬制了一些药汤来果腹充饥。

  那就是天青花的前身,北方的山谷之中,多有生长此物,不过因为实在没有其它可以吃的东西,用天青草来做饭味道,却让叶天觉得有些不敢恭维。

  因为叶天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吃到这么粗劣东西了,虽然筑基成功之后,叶天的饭量略微减少了一些,但是这天青草制作出来的汤药,整个液体之中除了苦涩的药味外,还夹杂着浓浓的泥土味道。

  一连多日过去,刘子毅且不说修为已经在结丹期,先前他还没有入凌天宗之前,就学过辟谷之术,所以他只是随身携带了一些干粮,好几日才掏出一张面饼,略微咬一口而已。

  这边叶天就要难受的多了,这北方本就匮乏调味品,先前的盐巴还是他在“盘余”镇上购买,不过此时却已经消耗殆尽。

  好在那刘子毅没有木讷到不通世事,看见叶天那有些窘迫样子,就从袖中掏出了几片面饼分给叶天食用。

  :。:

看过《仙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