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窝 > 仙宫 > 第六百二十八章 叶天出手

第六百二十八章 叶天出手

  徐琥来到叶天面前,迅速扬起变大一倍的手掌。

  旁侧,祝潜瞪大眼睛看着徐琥扬起的手,脑海中已经能想象这只手掌落下之后自己半死不活的情况。

  叶天看着徐琥自信的狞笑,手中突然掐了个指诀,顿时,徐琥的动作猛然一滞。

  就连旁侧的祝潜,脸上的表情也一起定格在那一瞬间。

  时光凝滞!

  叶天周围一丈之内的一切,全部都在时光凝滞的影响之下变慢,甚至是停顿。虽然时光凝滞只能维持短短的一息只见,不过已经够了,那些被徐琥拍飞的青色小剑全部受到法诀牵引飞到徐琥周围。

  与此同时,叶天拉住祝潜瞬间向后退去了十几尺的距离。

  等到叶天带着祝潜离开,适才从时光凝滞影响中走出来的徐琥,挥下的右手一下子扑了个空,汇聚于手中的磅礴的灵力猛然冲向郡守府的大门。

  “轰!”

  一声巨响,郡守府装饰豪华的大门,轰然倒塌。

  “咦,怎么会这样,刚才明明就在我眼前?”徐琥有些不解的看着前方十几尺之外的叶天和祝潜,皱起眉头,盯着看了半天,忽然才明白过来,这几人之中,应该有人懂得某种高深神通,这才躲开了自己必杀一击。

  然而,青决冲云剑已经瞬间分布在徐琥的四周,布下了一个巨大的剑阵。

  天罡泯灭阵。

  这时,站在十几尺之外的叶天眉宇之间忽然充斥着一股近乎凝实的杀意,而在他心口的剑丹,疯狂的转动起来。

  杀伐之气散发出来,瞬间涌向围绕在徐琥附近的天罡泯灭阵之上,一时间,一股冲天的杀意在天罡泯灭阵中散发出来,使得这夜,这天空变得彻骨冷清的冰寒。

  与此同时,布置天罡泯灭阵的青决冲云剑分化而出的一百零八柄青色小剑,瞬间就有一柄冲向了困于阵中徐琥。

  ‘嗖’的一声,第一柄青色小剑冲向徐琥,结果被徐琥一巴掌拍飞出去。

  紧接着是第二柄青色小剑。

  第三柄…

  直到第十八柄青色小剑。

  原本气势汹涌的徐琥,此刻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锐气,因为他也发现整座大阵的奥秘,如今每一柄青色小剑的威力都在递增,速度也变得更快,更迅疾。

  第十九柄青色小剑出现,徐琥一掌拍下,青色小剑竟然直接洞穿了他的手掌。

  “啊!”

  天罡泯灭阵中的徐琥痛苦的哀嚎着,然而第二十柄青色小剑已经冲向他,疾速落在他的身上。足以抵挡上品法宝,甚至更强攻击的红色的皮肤,竟然被这般直接被刺穿。

  徐琥顿时勃然大怒,立刻运转全身的灵力做出抵挡。

  然而,当他身体表面的皮肤红色变弱,先前强大的防御力也开始逐渐消息。最终,徐琥只坚持到第三十六柄青色小剑,整个人瞬间被洞穿眉心,睁着一双不敢置信的眼睛轰然自空中落下。

  这一切,全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直到此时此刻,站在叶天旁边的祝潜方才激灵的哆嗦一下,不解的看着自空中落下的徐琥,若有所思的对着叶天开口,说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我记得你和我明明已经被徐琥压制,而且就要被一巴掌拍死。”

  “刚才你为什么不跑?”叶天没有回答,开口反问了一句。

  “你是我兄弟,我怎么能够向那些外门弟子一样没情意,丢下你一个人离开。”祝潜说的义正言辞,不过却在心中暗自嘀咕,当时若不是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压过来,小爷早就闪了。

  叶天没搭理祝潜,飞身而下。

  他才不相信祝潜说的是真话,祝潜在天剑门中就那么爱惜自己的性命,岂会是那种站在原地等死的人?

  “喂,叶兄弟,我说的可都是真情实意。”祝潜继续提醒说道。

  叶天飞落到徐琥的残躯旁边,他并没有看出徐琥修行的什么法门,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徐琥在天罡泯灭阵中确实表现出了一位高阶力修才有的强悍防御力。

  如果不是天罡泯灭阵的攻击一次高于一次,威力逐次递增,叶天也没有机会斩杀徐琥。

  叶天收起徐琥的储物袋,散落在附近的元辰和另外十一名外门弟子已经围了上来。

  “叶执事,刚才…真是迫不得已。”元辰苦笑说道。

  “真对不起,叶执事!”

  “若不是你用出剑阵,只怕我们今天都要道陨命消于此。”

  “叶执事,希望你不要怪罪我们不战而逃,实在是徐琥太厉害了,就连元婴初期的陈旭光都被逼着使用秘术自爆,陈旭辉也断了一臂,我们这些结丹期的修为,真的……”

  天剑门外门弟子也都亲眼所见,杀死徐琥全都是叶天一个人的功劳。此时上前,再说这番话,无异于是跟叶天抢功劳。

  但这时候若是不上,那也显得他们太过无能,分功劳还是其次,若返回宗门,将来还有何颜面,去争夺进入内门的资格。

  他们心里也清楚,现在迎上来不就等于空手拿奖励,可是三百分贡献点,当真难赚。

  “勿需多言,你们做得已经很好。元辰,你将徐琥的人头戴着,我们返回宗门。”叶天也都知道,这些外门弟子没有什么经历,此次东河郡城之行,没有给他拖后腿,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元辰点了点头,心怀感激看了一眼叶天,这才走上前去把徐琥的人头割下来。

  此外,还有人想到还被困与地下通道中昏倒过去的陈旭辉,立刻约好几个人正要下去寻找。就在这时,两道身影自地宫中飞了出来,只见十号气息紊乱,身上受到的外伤也恢复的差不多,正带着毫无知觉的陈旭辉。

  十号飞落在叶天身旁,立刻就有几名天剑门外门弟子走上前,架着带走陈旭辉。

  “叶道友,多亏你出手,在下才能保住这条命。”十号对叶天客气的说道。

  十号心里很清楚,如果不是叶天最后设法用剑阵困住徐琥,恐怕现在的他已经成了徐琥手下的亡魂,甚至神魂精血也不会留下。

  “这是我们天剑门的任务,我应该做的。”叶天点头说道。

  “不管怎么说,叶道友仗义出手,在下都很感激。只不过因为身份限制,在下没法露出自己的身份,但有一点,叶道友如果愿意,你的实力足有资格可以加入我们。”十号说着,挥手取出那张夺来的枯树皮面具,上面刻有‘二十’两字。

  “这是…”

  叶天见识过十号使用这个面具,也知道它的威力,更加清楚,想要获取这样的面具,恐怕不是一件太过轻易的事。

  “叶兄弟如果有兴致,可以考虑戴上这个面具,到时自然会有人与你联系,当然,一旦加入,除非离开这里,不然终生不得了退出。”十号说着,手中的枯树皮面具递给了叶天。

  “一年之内,这是我拥有的最大权限,只要叶兄弟一年之内带上它,都可以得到认同,叶兄弟请放心,一年之后,这张面具就会被自动销毁。”十号解释完,等着叶天的举动。

  “好意我收下了!”枯树皮面具可以隔绝神识,而且十号和二十号都有隐匿神识探查的方式,其中很可能就和这个面具代表的势力有关联。

  “如此,在下就告辞了。”十号说完,直接冲天而起,消失在黑夜之中。

  “叶兄弟,这个面具你真的要用吗?”祝潜脸带防备的说道。

  “以后再说!”叶天收起面具。

  这时,天剑门外门弟子全部聚集在一起,来时二十一人,现在还剩下十五人。诛杀一位结丹中期的徐琥,足足死了六人,可谓是伤亡惨重。

  尤其是不听劝阻的杨文彦,只怕回到门派,也要好生交代才行。

  ……

  此时此刻,忽然一柄散发着雷电的飞剑出现在天剑门上空。

  看到这柄雷电飞剑,数位长老,瞬间凌空而起。

  “杨云鹤,就算你的崩雷剑诀炼到大成,也不用到我天剑门显摆,天剑门威名远扬之时,还没有崩雷剑诀出现。”

  “杨云鹤,莫要欺人太甚。”

  “就算天剑门没有化神期高手,可我们这些老家伙若是发起火来,拉着你一起死,也不是不可以!”天剑门数位长老,面带怒意的盯着杨云鹤说道。

  “哼!”

  御剑而来的杨云鹤,冷着脸,化神期的神识威势瞬间散发出来。

  “杨云鹤,你欲何为!”突然承受巨大的神识威势,就算数位长老都是元婴巅峰的强者,一时间也都涨的面红耳赤,强撑着抵挡这股神识威势。

  然而,天剑门的弟子就没这样的实力。

  内门弟子还好,修炼洞府有大阵护持,就算会有威势也不会太强。可是外门弟子就完全不行,在这股神识威势的压制下,全部耳鼻流血,神魂和识海受创。

  “我欲何为,我还要问你们天剑门想要干什么,吾儿文彦的魂牌碎了。”强势而来的杨云鹤,提到杨文彦的死,作为父亲的他,一脸悲戚的收起自己的神识威势。

  “什么,这不可能!”

  “杨文彦已经是元婴初期的修为,在天剑门中,能杀他的屈指可数。”

  “何况,他是你的儿子,手里再有点保命手段。想要杀他,只怕天剑门上上下下,还没有那个实力。”

  “杨云鹤,你是不是弄错了?”

  “弄错,为何我在天剑门没有发现文彦,你们让他去了何处?”杨云鹤面色不善的说道。

  “这…”

  天剑门的长老并不知道,杨文彦自荐去诛杀徐琥一事,这时,梁温生凌空而起,开口说道:“杨前辈,这是杨师侄自己选择,是他一心要去东河郡城诛杀徐琥。”

  开口之际,梁温生抛给杨云鹤一个玉牌。

  杨云鹤神识透光玉牌,看到高台之上的杨文彦自荐要去诛杀徐琥,顿时脸色就阴沉下来,刚刚收回的神识威势,瞬间全部压在梁温生一人身上。

  “你既然知道这件事,为何不出手阻止他。”杨云鹤面上浮现出怒色,神识威势压制的梁温生耳鼻流血,如同遭受重击一般,自空中直接昏迷过去,坠落而下。

  一旁的祝长老立刻将他送到下方修养。

  “杨家主,切勿动气。有关文彦一事,等到完成这次任务的弟子回来,天剑门一定会给杨家主一个交代,到时候,还希望杨家主不要随便迁怒与他人。”祝长老说道。

  “你算什么东西,若是天剑门存心害死吾儿,必让你天剑门所有人陪葬。”杨云鹤阴沉着脸,声音如雷炸响,传遍了天剑门上上下下所有人。

  哎…祝长老心中苦闷,愁绪难消。

  天剑门技不如人,千年以来都没有出过化神期的修士,实力没人家强,只能任由杨云鹤欺辱。

看过《仙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