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窝 > 氪金成仙 > 第596章 女人的直觉真可怕

第596章 女人的直觉真可怕

  文武斌没有说可以不可以,只是皱眉,问道:“你怎么突然想要研究这些?”

  苏木见他杯里的茶水喝完,也不招呼阿米娅,亲自上手帮着续了茶水,然后才做出解释:

  “并不是突然起意。

  我在去雪山凶地的时候,曾经在前线基地,领到过加特林极强和单兵火箭筒。

  亲身体验过了它们的威力后,我感觉很不错。与飞剑、战刀之类的法器相比,各有优劣,正好可以形成互补。

  从雪山凶地回来,我就想过要研究这些现代化的军工法器。但是书精说我没有借阅相关书籍的权限,就只能先借了一些基础学科的书籍看……”

  “原来是这样。”

  文武斌点了点头,露出恍然的表情。

  他当然知道苏木去雪山凶地的事。

  正是在那里,苏木发现了鼓,因此立下大功,和林君杰、顾冉惜等人一起,被通报嘉奖,让青城山修真大学,在全国的修真院校里,大大的长了脸。

  苏木接着说:“其实对于现代化的军工法器,我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学到。在雪山凶地的时候,我有从陆达师伯那里,学到飞剑300小型符器导弹。

  这个法器配合万剑诀使用,威力比同等级的飞剑猛多了,但消耗也要大很多。

  而这,正是现代化法器的特点。

  所以我就在想,如果能够作出改良,在降低消耗和造价的同时,维持甚至提升威力,又或者是降低使用者的等级,对于即将到来的第三次秘境降临,必将有很大的助益。”

  文武斌‘嗯’了一声,点头道:“你说的这些情况,也正是器修专业在近几年里,重点研究的方向。”

  顿了顿,他眉头微皱,有些迟疑的问:“不过,你说的那个陆达师伯是谁?”

  苏木看着文武斌,很是无语。

  “不是吧?您又把他忘记了?陆达师伯是您曾经的爱徒啊。”

  文武斌歪着脑袋,努力回忆。

  “我的徒弟?我有这么个徒弟吗?哦,对对,我想起来了,你在从雪山凶地回来后,有给我说过,我还跟他通了电话,确实是我的徒弟。

  呵呵,你别用这种目光看着我,我并非是忘了他,他可是我的徒弟,我怎么会忘?

  只是记得不太清楚了而已……”

  那不还是忘了吗?

  陆达师伯真是可怜。

  雪山凶地深处,科考基地中。

  负责安保工作的陆达,忽然重重的打了个喷嚏。他揉着鼻子,茫然的看了眼左右,不明白为什么。

  文武斌没有继续这个尴尬的话题,转而说道:“你想要的,恐怕不止是研究现代化的军工法器,还想要让氪店工厂,获得制造军工法器的资格吧?”

  苏木立刻竖起了大拇指,夸赞道:“校长英明。”

  文武斌摆手道:“行了,别拍马屁,不是我英明,而是我对你这个人,足够了解。光是学习和研究,既费时间又耗金钱,你不可能这样白干,肯定是要把研究所得,转化成为利润。”

  苏木笑着说:“氪店工厂有了利润,就等于是学校有了利润,学校可是在厂里有着股份的。”

  文武斌叹了口气道:“我怎么感觉,学校在氪店工厂里面占股份,反而像是背了一身债,需要随时还呢?”

  这当然只是一句开玩笑的话。

  虽然文武斌没有细问过学校在氪店的收益,但是从氪店最近越来越火爆的生意来看,绝对是赚的不少。

  在认真的考虑了一番后,文武斌说:“如果只是参与研究,这个好办。我们学校里,就有军工法器的研究部门。你的政审,又是合格了的,只要你想学,我随时可以让老师过来教你。等你把相关知识掌握的差不多了,就可以参与项目,跟着一块儿做研究。”

  “我想学。”苏木赶紧说:“参与项目不着急,如果可以,还请您先安排老师给我授课。如果老师研究工作繁忙不,把相关的资料和书籍给我,让我自学也行。”

  文武斌一口答应:“没问题,等下我就给你安排。”

  “谢谢文校长,那制造军工法器的资格呢?”

  “这个资格,不是我和学校能够决定的。我只能帮你向修真管理委员会提交申请,能不能批准,不敢打包票。但我和学校,肯定会尽量相帮。”

  文武斌说到这里,开玩笑的道:“毕竟就像你说的,学校在氪店有股份的。如果氪店能够拿到军工法器的制造资格,对学校,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苏木点头表示明白,举起手中茶杯,说道:“我以茶代酒,谢谢您和学校的相助!”

  文武斌也端起茶杯,小抿了一口后,说道:“别以茶代酒了,听说你最近又酿了一种新酒?不仅味道更佳,效果也更好?”

  苏木人精,哪儿会听不懂文武斌的意思,笑着从储物法器里面,拿出了几瓶灵猴酿。

  “正想给您送去,让您尝个鲜,提点意见。”

  文武斌假惺惺的推让了一下,然后才说:“我对酒本来是不感兴趣的,但既然你说让我帮忙提意见,那我便收下了吧。”

  顿了顿,他又压低了声音问:“这酒……有什么特殊功效吗?”

  苏木回答说:“能调动体内灵力,使其处在亢奋状态,并刺激大脑,让其高速运转……”

  “就这?”

  文武斌眉头一挑,似乎有些失望。

  “您想要有什么特殊功效?”苏木问。

  “我没有想法,什么想法都没有。”文武斌摆手,先撇清责任,然后才说:“是老费,费校长,他让我问问,除了培元灵酒,你还有没有更好的补肾药酒?”

  真是费钰青校长要吗?别是文校长您有需求吧?

  不过,您可是丹药名家,对于补肾,应该很有研究吧?为什么还要求助于我的药酒?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医者不自医’?

  苏木在心里面暗暗猜测,同时说道:“这样的药酒暂时没有,但我会尽量在这方面,多花点儿时间和精力进行研究的。”

  文武斌的脸上闪过一抹遗憾,稍纵即逝,随后说道:“也不用花太多时间,空闲的时候研究一下就行了,我相信老费也不是很急,呵呵呵……”

  苏木也跟着呵呵笑,同时暗叹:可怜的费校长……

  又聊了一会儿,文武斌才告辞离开。

  他的办事效率很高,当天就给苏木派来了军工老师,教授现代化的军工知识。

  这位老师在刚开始教苏木的时候,还有些不满。

  因为苏木只顾着看他带来的教材,根本就没怎么听他讲课。

  如果教材看的认真,倒也罢了。关键苏木看书也显得很儿戏,一页页飞快的往后面翻。

  这种一目十行的看法,在这位老师看来,简直是乱弹琴,能够记得住内容才怪!

  若非是文武斌交代的任务,只凭苏木这样的学习态度,他早就拂袖走人了。

  在当天的授课结束后,这位老师想要给苏木一点儿颜色,便抽考了他几个问题,想着只要他答不上,就能一通训斥,文校长也挑不出毛病。

  这位老师本以为,以苏木这种儿戏般的学习态度,对这几个问题,肯定是答不上来的。

  万万没想到,苏木不但答上了,还答的非常好,一些理解和观点,比他掌握的,都还要深刻,有新意。

  这位老师立马就被镇住了,狐疑的问:“你以前学过这些知识?”

  苏木摇头说没有,这位老师不相信,又问道:“那你怎么能够把这几个问题,回答的这样好?”

  “书中有说啊。”苏木指了指教材,“我把这本书看完后,便学到了这些知识,都是书中讲过的。”

  老师瞪大了眼睛,一副‘你特么在逗我’的表情,立刻针对教材后面,他还没有讲的一些内容做了提问,苏木都能回答的很好。

  紧接着,他又提了另外几个问题。

  这次苏木就答不上来了,因为不是这本教材里面教的内容。

  老师立马拿出两本教材,给了苏木,也不下课走人,守着他现场看完,然后让他回答之前的问题。

  这一次,苏木大部分问题都答上,只剩两个问题没有答。

  因为那两个问题涉及到的知识,并不在这两本教材中。

  完成了试验的老师,感叹不已:“以前虽然听说过你的学习能力,但我一直觉得有夸张的成分。今天我才知道,传言不虚。你小子果然是如徐月、纯狐月说的那样,是个挂逼!”

  “啊?”

  苏木有点懵。

  我的老师和师叔,还这样评价过我呢?她们还真是说对了……难道这就是女人的直觉?果然可怕!

  老师在确定苏木有着开挂的学习能力后,也不再讲课了,之后几天过来,都是放下教材、资料、论文等等东西,让苏木自己看他则忙他的事。

  虽说这样挺好的,可在这位老师的心里面,总感觉是不得劲。

  本以为是被文校长派来当工具人,结果到了后才知道,连他喵的工具人的活,都干不上。

  身为老师,遇到这样的学生,真不知道是该高兴呢,还是该伤心……

  同一时间,随着‘迎新杯飞剑拉力赛’越来越近,即将参赛的新生们,也开始寻找、联系起了助手兼领航员。

  按照比赛规则,是可以请老生来担任这一职务的,新生们也都是向师兄师姐求助。

  苏木早有选择,所以并未着急。

  没想到他不着急,有人却急了。

  :。:

看过《氪金成仙》的书友还喜欢